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国强博客

荒野犁声

 
 
 
 
 
 

浪鲜花

2018-7-25 14:08:07 阅读22 评论0 252018/07 July25

浪鲜花

刘国强

我坚信,那么多“浪鲜花”,都是为死去的蛤蜊而盛开。

在沈阳浑河带状公园,看到河边浅水里有那么死去的蛤蜊,我心怀敬意。

不光是我,每一位来到浑河的人,只要你站在高吊的木板人行路上看它们,就相当于向这些蛤蜊低头默哀。如果你附身仔细看,便是深鞠躬。表面看,这是地理位置高矮所致,实际却是上苍的安排。水向低处流,只要你来到浑河岸边,哪怕个头再矮,也一定会这样。

在蛤蜊的世界,河边便是他们的墓地。他们死后不再占儿孙后代的领地,轻轻上浮,成排成排的水波为它们送葬,一路哼唱着我们听不懂的歌谣,将他们送到河边的公众墓地。无论生前你是谁、什么身份,大家都一样。这些蛤蜊大小不一,肤色也有深有浅,姿态各式各样。蛤蜊和水波的关系很纯净,没有契约,不随礼,也不用花劳务费,水波义务为这些无亲无故的异族朋友送别。蛤蜊们把自己的遗体交给水波很开心,生前它们是最贴心贴肺的好朋友。深水里的水波正睡眠,淘气的蛤蜊上下翻游,东钻一下西钻一下,捅耳朵眼,挠胳肢窝,要弄醒水波。醒了的水波咧开嘴笑,吐出一串一串水泡,当鲜花献给蛤蜊。

水波暗流可能借机像人类跳芭蕾舞那样做几个大动作,或者像扭东北大秧歌那样打几个“翻身”,搅混泥底,吐几口烟呛呛蛤蜊,蛤蜊们则像潜水艇一样上漂下浮。蛤蜊的上浮能力很差,浪花的小脚丫在水面使劲踹,也踹不着蛤蜊。

在河边浅水里,我看见那么多蛤蜊的遗体。有的半闭嘴的,有的一分为二彻底打开身体的,有的身首离兮的,甚至还有碎裂的。

我猜测,它们的身份也一定复杂。我分不清哪个是离休的,

作者  | 2018-7-25 14:08:07 | 阅读(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麻雀

2016-12-9 9:22:49 阅读187 评论0 92016/12 Dec9

刘国强

麻雀是学名。土名叫“家雀”(qiao读三声)。

    我们老家的家雀太多,像会飞的泥蛋子,哪哪都是。“突噜噜”一串响后头,准结了几个“泥蛋子”。远看,像淘气家伙往天上扬的沙子,一抬手扬一把,一抬手又扬一把。它们在天上飞累了,就下到凡间。院里,窗台,茅棚里,猪身上,都有。最多的还是屋檐下和房顶。它们在房顶上谈情说爱,配对,拌嘴,扯闲篇。在屋檐下抱窝,睡觉,生小孩。

    我关注“泥蛋子”是因为一条蛇,我们管它叫“长虫”。准确说是条花野鸡脖子长虫。

    陈家的茅草屋檐下有一窝燕子,三四窝家雀。因为燕窝建在屋檐的椽子上,我能看见。而家雀这东西神出鬼没,贴椽子根部掏个洞,就成了婚房。又不上派出所登户口,谁弄得准几窝呢?

    能弄准的,只有那条花野鸡脖子长虫。

    一天早上,陈四秃看见花野鸡脖子长虫肚腹鼓两个大圆包,盘在椽子头上使劲勒呀勒,知道坏菜了,准是掏家雀吃了。陈四秃亲眼看见长虫偷袭:花野鸡脖长虫埋伏在房草里嘴吐红信子,燕子刚落下,它突然射出来一口咬住燕脑袋。长虫脑袋向前一使劲,燕身就短一截。再一使劲,燕身又短一截。起初燕脚还蹬几下,很快就不动了。

    家雀被它一家家灭门,连燕子也不放过。

 

作者  | 2016-12-9 9:22:49 | 阅读(18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多数文字要“沉下去”

2016-9-9 9:39:04 阅读262 评论0 92016/09 Sept9

多数文字要“沉下去”

今天我在创作散文《离离原上草》。想法很多,多数浮上脑海的文字又沉了下去。我必须让它们沉下去。题材是旧的,地域也是“老地方”,去过草原的人多了,写草原的文章也无计其数甚或漫天漫地,我就是要解决“旧题材出新”,“老面孔”出新的问题。思路上,语句上,内质气韵上,文字风格上,思想上等等,都有“我的特色”。这么一衡量,许多貌似不错的句子就“沉下去了”。必须这样。沉下去修炼好了,才“浮上来”,再进入我的文章。旧题材要有新意,老面孔要有让人眼前一亮,这才行。

这么一衡量,多数文字被否定,书写速度就很慢。慢不要紧。当代人们工作和生活节奏都很快,不写出让人怦然心动的文字,实在对不起读者。我今后对所有文字都要这样要求,只要是经我手制造的文字,都要赐读者朋友以“眼前一亮”,否则,就让文字“沉下去”。

“浮上来”的文字,应该是少数。如同农民种地,事先要选好种子。多数种子应该“沉下去”,因为,优秀的种是少数。这很正常。文字也这样,只有具备上好品质的,才能“浮上来”。

我们从动物进化而来,创造发展了不少“文明”,要发扬。但是,我们也丢了动物们不少优良的习惯。我们要把这些好习惯捡拾回来,就要掉转身,向动物们学习。比如,优胜劣汰的法则。一群狮子、狼、老虎,往往经过货真价实的对决,只有基因好、本领大的,才赢得胜利,当上领头的“王”,然后才威风八面。这很合理。这个“王”的基因那样好,后代也一定差不了。这样的“王”,才有机会享用三宫粉黛。人类不行。人类太多人靠“玩花活”骗取“王位”。比如靠嘴上会说,靠阴谋诡计,靠行贿,靠钱,靠“借力打力”

作者  | 2016-9-9 9:39:04 | 阅读(262) |评论(0) | 阅读全文>>

要让文章延年益寿

2016-9-8 11:28:09 阅读58 评论0 82016/09 Sept8

要让文章延年益寿

今天我开始创作散文《离离原上草》。虽然我只写了数百个字,但,《离离原上草》的散文已经正式“立项”,如果从建筑学角度,算是奠基了。之后,便是以至少“百年大计”的理念出发,开始建筑。从选址、选料、用工开始,完全贯彻技术领先、质量至上的理念。这之前,已经有了设计图纸。这图纸,就是处处以“自己的发现”为准则,建筑这篇散文。所谓“自己的发现”,就是要坚持和全程贯穿“自己知识产权”的原则,不仿,不抄,不“借”。至于哪天建筑完,我没有如建筑楼宇那样筹划出具体时间,而是以“质地”为原则。如果说,人类的建筑是为了坚固,我的散文建筑也是为了坚固。这个坚固,就是历久弥新,就是永不过时,就是要尽可能地延年益寿。好的文章,远比我们常见的建筑寿命要长。这一点我不用多说。《诗经》活了两千多岁,《黄帝内经》活了两千多岁,我还没有说甲骨文呢。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各个朝代都有活着的文字。这是我们的标杆,是我们的榜样,是前辈祖先留给我们的瑰宝。那些曾经轰动一时的有形建筑,怎么可能活得过文字建筑?

做为文人,我们以此为自豪。我们因此也提振了信心。

问题也随之而来,当代中国,不管做什么,“一切向钱看”,急功近利,怎么可能创作出长寿的作品来?

我们不妨看看,那些凡是以钱为准则的作品,尽管红极一时,影响也很大,都是“草本建筑”,几近“一岁一枯荣”。而且,还带了个坏头,带坏了每个人人性中都有的“坏”,带坏了同行,带坏了头脑空空、没主意的人,更重要的是,带坏了年轻人甚至是孩子们。这样的导向太坑人了!就拿电影来说,有些人的电影在国内红得不得了,挣得盆满钵

作者  | 2016-9-8 11:28:09 | 阅读(58) |评论(0) | 阅读全文>>

盖在玉米地上的印章

2016-4-10 7:22:45 阅读124 评论1 102016/04 Apr10

盖在玉米地上的印章

下午四点多,我去西丰县安民镇乡下亲戚家作客,大姨姐家房后的风景一下吸引了我:远远看去,我眼前有座坐姿的巨人半身塑像,高挺的胸脯是坡上的田野,头颅则是山顶茂密的树林。每座山坡为一个半身巨人,从开阔处逶迤进沟,坡坡相连,多少个巨人呢!

西山坡上大片大片留守了一冬的金黄色玉米茬,壮阔而别致。宛若用工丽楷书写就的一行行撩人的诗句,又似是一部即将出版的名著。独裁了整个冬天的雪衣被春阳一层一层扒去,休眠了数月的野草刚刚苏醒,却没忘了臭美,头一件事就是给草尖描上绿眼影。怀春的田野虽然依旧萎黄,却像待嫁的姑娘怀揣脱兔,恨不能立刻扑进情郎的怀抱!

我站在最近的“巨人”面前,痴迷地欣赏他(她)辽阔的“衣襟”。垄纹像放大的深黄色大绒布纹,又似微风吹皱的固体波纹。坡与坡、沟与沟牵手处格外生动,高坡的亮光与低凹的黑暗分野争雄,各扬其美,生动极了!隆起或降下的纹路,极似跳跃的五线谱。我分不清它们是一部交响曲,一篇抒情美文,还是一幅工笔画。曲子里有多少能跳舞的音符,抒情文里有多少会呼吸的文字,工笔画里有多少活灵活现的细节,既上不封顶,也下无底线。究竟如何,完全凭欣赏者的修养、内涵和情感。

站在这貌似毫无绿色却内在涌动着“翻花水”般生机的故乡田野,我万般激动,心跳加快,胸荡如潮。这些乍看不起眼的玉米茬子,仔细观察,却美得惊心。它们像早就准备好、随时要迎接贵宾的仪仗队员,着装整齐,精神饱满,站姿威严。整体看,它们整齐划一。细观察,它们则各不相同。斜脸,挺直的金色腰身,伞根裙,同而有别。夕阳斜射过来,个个玉米楂都那样明暗分明,富于个性,富

作者  | 2016-4-10 7:22:45 | 阅读(124)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辽宁省 沈阳市 双鱼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交友目的 思想交流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