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国强博客

荒野犁声

 
 
 

日志

 
 

大男人  

2008-01-26 21:01:54|  分类: 微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表于《鸭绿江》                                                                                                                                       

 

大男人个子矮,海拔不足70公分。

没人说得清,大男人叫什么,从哪里来,为什么来我们小区。

大概在2005年春天,灿烂的迎春花把沈阳的大街小巷涂成一抹抹鲜黄的时候,大男人同二丫突然来了我们这个小区,租个门市房,做起生意来。我一看大男人新开张的那个卖店牌子,忍不住“噗哧”一下,乐了:“大男人小卖店。”我本不想乐,一个小侏儒开卖店为生,多不容易啊。可我实在憋不住,这样一个小矮人,偏偏打个“大男人”招牌,太有意思了。

再就是,大男人同他妻子太不般配了。

大男人跟媳妇二丫并排走在街上,人们大都以为是娘俩儿。大男人的脑瓜盖,刚好到二丫的胯骨。

但,大男人处处表现出“大男人”的样子,昂首、挺胸、步伐铿锵。或者,倒背着手,摆出一付“很牛气”的样子。熟了,有人的眼神儿偏爱“超低空”扫瞄,大男人不乐意了。大男人一摆手,二丫就把他抱在两个椅子摞一块儿的高处,那架势,有点像排球的“网裁”,一伸手,二丫递给他一盒烟;再一伸手,啪地一声,打火机窜出火苗了;又一伸手,二丫把烟盒、打火机接过来,这时,一股浓烟飘起来,声音从浓烟后头跨过来:“嗯?个子矮怎么啦?有句话说得好哇,浓缩的都是精华。”大男人把烟拿下来,故意拿个架儿,用鸡肠一样细小柔软的右手食指弹弹烟灰,说,“什么是大男人啊?大男人的标志是有男人样儿,有男人的心理气度。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大男人呢。你像那个拿破仑啊,鲁迅啊,列宁啊等等,哪个不是矮个子?但是,但是这个可但是,他们都是顶天立地的大男人!”说至此,大男人有些激动,软若鸡肠的手一下把烟摁在椅子扶手,下死力,狠狠辗几下,火星子四下飞窜,这时,他的无比幽默的小胳膊一挥:“个子高怎么啦?个子高的男人,不等于就是真正的大男人!”

别看大男人个子矮,说话声音扬程功率可不小,嗡声嗡气,洪亮,底气足。如果在晚上,他突然一句“你好!”,能把胆小女人吓个半死。声音像从地下钻出来,听者转半个圈儿,不见人。这时,大男人哈哈哈爽声一笑:“往哪看呀,这儿呢!”女人终于看到他,捂着怦怦跳的胸口,骂道:“你个大男人,吓死我啦!”每当这时,大男人立马昂首挺胸,两个肩胛提得很高,快提到耳丫子了,说:“操,倒是个小女人,胆子还没针鼻儿大呢!”

夜里,大男人不出声也吓人。大男人爱干净,喜欢穿一身白。你想,这样一个超低空“白团子”唰地从楼拐角闪出来,谁不怕?女人都吓得“妈呀”一叫,大男说:“倒是个小女人,蚊子胆儿!”如果遇上男人,他更会挖苦:“白长个傻大个子,这么胆小,哪像个男人啊?”或者说:“蚊子来例假,多大个事儿呀!”

我观察过他,大男人自己走路,悄无声息。如果对面遇上人了,他立刻精神起来,挺胸、昂首、端肩,步伐铿锵有力。

我没少看到这个场面,大男人让二丫把他抱上两个椅子摞一块的高椅子上,趾高气扬地向他媳妇指手划脚:“二丫,去进点方便面,要福满多牌的。”二丫立马就走。二丫已经出门了,大男人喊她:“哎哎,回来回来!”二丫顺从地回来了,大男人说:“二丫呀二丫,我提勒耳根子告诉你多少次啦,你咋就没脸呢?”大男人抽出一颗香烟,一伸手,二丫赶忙屁颠屁颠过来,啪地打着火,给他点上。大男人的鸡肠子小手盘在嘴前好一会儿,狠狠吸一口,吐出一股浓浓的烟雾,声音才从烟雾后面响起来:“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你急什么哪?啊?”说着,大男人把那根又细又软的食指伸直,弹几下烟灰,说:“再进点酱油来,要大青花牌的。”二丫笑着点头:“好的,好的。”二丫走了,大男人朝二丫的后身呶呶下巴:“个小女人!”

几个月后,我们那儿一左一右都知道,大男人是名副其实的“一把手”,绝对权威,那个高他一个体位的媳妇,一向对他言听计从。

有时候,二丫见屋里人多,面子上挂不住,也不软不硬地顶他几句,或是对他的支使不太情愿,大男人就啪啪啪拍打几下他那又小又薄的胸脯子:“反了你啦?还不麻溜(赶快之意)走?”二丫一瞅这架势,“噗哧”乐一下,立马走了。

二丫回来后,大男人“啪”地拍给她一个银行卡:“它属于你了!”二丫“噗哧”一笑:“谢谢噢。”“什么?你说什么?”“噢,谢谢老公噢!”大男人这才脸上漾出笑意,鼻子“哼”地呼出一口气,一昂首,一提肩胛,无比牛气地走了。大男人喜欢倒背着手走,两只又软又细的鸡肠子手扣在一块儿,那样子太滑稽了,二丫实在忍不住,“噗哧”乐了。大男人立马回过头来,指着二丫:“好哇二丫,你笑我?”二丫说:“我错了,我、我认罚还不行么?”大男人略微沉思一下,指着桌子:“好吧,开扇。”二丫走过来,一把把大男人抱在柜台上,自己站好,扬起脸,等他。大男人歪着脑袋瞅瞅二丫,似乎在挑选下手的位置。然后,大男人绾起袖子,露出半截葱白一样的细胳膊,两只鸡肠子小手拧在一块,搓几下,再“呸呸”吐几口唾沫,啪啪,啪啪,打二丫嘴巴子。只是,他的手太小,二丫的脸蛋子肉太厚,扇得相当吃力,二丫却毫无表情。大男人看看自己的手,红了,有点疼,二丫却闭上眼睛,睡了一样。那样子,像是二丫打了他。大男人非常来气。大男人呼呼喘几口粗气,再搓几下软若无骨的鸡肠子小手,一运力,使劲抡了过来。可是,大男人头重脚轻,一栽歪,抡空了,差点摔下来!多亏二丫一把把他抱住,说:“重打。”大男人变卦了。大男人耷拉着脑袋,揉着鸡肠子小手,说:“不打了,太累。”二丫把他抱下来,大男人说:“其实我想明白了,打人的比挨打的还累。”

我去买烟,亲眼看见大男人站在柜台上,打二丫嘴巴子。我劝。二丫说:“作家呀,这事你可别管,”她指着大男人,“你有所不知啊,这是我们每天的必修课。就像你们做早操、晨练是一样的。我老公的心脏不好,不顺顺气,会憋坏的呀。”

我一听,感动得不行……

今年春节后不久,大男人跟二丫突然蒸发了。我问过好多人,没人知道去向。那些没事晒太阳、下棋的邻居有这样几种说法:大男人花钱租了二丫,租期到了;大男人跟黑社会有牵联,听说还是个“头儿”;大男人心脏病犯了,住院去了。大男人的小卖店已经易主了。但,门脸上的那个牌子还在:“大男人小卖店。”

 

 

2006/3/19日于深圳锦文阁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