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国强博客

荒野犁声

 
 
 

日志

 
 

诗根墨脉深几许  

2011-06-29 05:14:56|  分类: 序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根墨脉深几许

——序《姚放诗墨集》

刘国强

 

大自然的四季是春夏秋冬,姚放的四季则是真草隶篆;当“热闹文本”争着浮出水面,姚放的格律诗则沉于水底……

在太多人崇尚浮华、疲力逐利、“坐不住”的时代,姚放却像个虔诚而勤劳的农人,一头钻进心灵的艺术世界,在数十载有星无星的夜晚、事疏事密的班后、趣浓趣淡的闲暇,一直躬身劳作。这些“边角料”走过数十上百个季节,竟化蛹成蝶,飞出这么多向天而歌的翅膀!

我无法量化他的墨靛染了多少原本质次的夜晚,也无法算出他的诗采撷于多少块貌不出众的原野,更不能以笔画和平仄概括、遴选、类比、丈量他的作品,正如不能仅以温暖赞美阳光、仅以壮阔赞美大海、仅以智慧赞美人一样,在这个宏阔而神奇的世界,我们穷其几近枯朽的努力,只是起个挂一漏万的名称。而许多名称,往往与其宗相差万里甚至背向而行。但,如一叶知秋、一鳞识鱼、片瓦断代一样,姚放的作品以其独有的审美取向和艺术视角让我们惊喜——这爿诗书集,犹如他忽然推开久闭的一扇窗,让我们感受别样的扑面清风……

于书法,姚放像个孤独的行者、侠客或战士,大胆开道,小心捉刀,披荆前行,寓疲于乐。在有形又无形、看见又看不见、虚无却实存、有法又无法的书法艺术上踏荒破路,哪怕步不盈寸、滑下再攀、挂崖悬险,也不减攀登之心、问峰之情!多少次,他已经登上篆、隶、楷、行、草五峰,并为此兴奋得连连击掌、振臂。数载后,“新五峰”又立眼前,细端祥——还是原来的五峰,还是那样高不可攀!咦?始终矢志不渝,从未水性扬花,怎么回事?一次次,一回回,在鉴赏水涨船高、产品升级换代的周而复始里,姚放体会着艰辛链接艰辛的乐趣,把退笔成冢、废纸成丘、墨池若夜当成书写“常态”。

力行于披览前贤、博采众长已经不易,但,姚放“苛刻”自己的理念是:决不拘于表层。于是,他在究内质、汲精髓上下了番硬功。像所有面的广泛,多为座标参照一样,量的积累,不一定取决质的升华。姚放遍临诸帖,是为了在长途跋涉中采摘有别于他类液体的露珠,宁愿深海捞珍,也不浅滩拾砂,哪怕穿越历史,忍受长久地踮脚尖儿之累,也要与不同风格流派的大师“对话”,进而选择己所最爱,再寻找、创造自己的艺术语汇和体例。他钟情的大师很多,最因久享“二王”、米芾恩泽并将历久弥新的喜出望外进行到底……

读姚放的格律诗,仿佛看他钻进自己艺术园林的深处,在我们目不及手不到的地方,摘下几朵含珠带露的小花,捧给“栅栏”外的朋友。因为他的花不卖,也不展览,我们难睹芳容。我说他的“艺术园林”而没有说“花圃”,是因为除了花儿,他的园林里还共生了许多品类,比如小说,比如散文,比如新诗,比如棋……30多年前,我们同为“鹿乡文学”的发烧友,姚放一再强力控制自己的热烈,总算没烧爆体温计。

然而,捞一把遥远的1977年,他压箱底的“考古”诗作,“荷旗携风来疆场,霞红水碧唱家园”——身为下乡知青,在不知明天怎样、已为何人时仍能激情漫卷、热烈如火,可见“体温之高”!在人生“拐点”时,他以“一片枯叶随秋落,两行人字挂云端。从今振翅迎风雨,志在远方万里天。”自勉;他以“纸上东风千帆竞,笔底波澜万马腾”题赠墨友;他以“银光黛色月夜清,岸风拂发拓心胸。今宵同唱歌一曲,山城又增我亲兄。”,再现景人声画、立体交融的情感定格瞬间;他以“江山融方寸,中华古国笔底收”的大气与精至,抒发对祖国和艺术的哲学表达……百余首诗词,字情句真,一阙一风景,一诗一世界——这儿,我只随手摇动几束花枝……

生活中不应该全是诗,但,也决不能少了诗。因为,诗情画意是所有美好的近亲。只要留意,世间万物皆为诗。田原、大海、旷野;车间、农耕、科学;溪欢、草舞、虫鸣——凡是我们感知的东西,哪儿没有诗意?只不过,以诗句、以造型、以色彩、以行为,“咏诗”的方式不同罢了。姚放的诗结在书法上,他的书法也结在诗上。这对孪生姐妹分分合合,舒张展优势,聚拢结同心。若双轨、似对侣、如两翼殊途同向。那么,怎样叩开这对近若咫尺也远在天涯的“姐妹”的大门?姚放的着力点圈定了“根脉”。众所周知,根被泥土吞进腹中,孤独而寂寞,几乎没有抛头露面的机会。谁愿钻这样的“冷宫”?姚放便是其中之一。事实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正是根的“向下、向下”,才托举了理想的“向上、向上”。如果“脉”是艺术的律动和起搏,那么,“根”则是艺术起跑器和营养源。我们再将二者合并同类项,别上“干一行爱一行”的胸牌,便是落红化泥更护花、人情练达皆艺术。当年初为人师,姚放就有过别样的诗意表达:“半寸粉笔行天下,三句辞文练师尊。”他把职业“律动”和艺术熔于一炉,找到了别具洞天、迥异同归的艺术根脉。

姚放始终秉承“人直文曲“的艺术理念,钟情创作上的“耳目一新”。在他的作品里,我不仅感受到中国古老文化的灼热传承,更听到他探路前行时折枝断藤、踢飞顽石的声响。他让泥土扎在根里,让水喝了艺术,让叶片长在果实里……他甘愿痴迷于“弱势群体”的诗书及其姊妹艺术,低调而给力地让她们的脉搏律动得更有力、根须扎得更长更深更远——我猜想,这样有悖常理的探索或许源于一个太多人视而不见的细节:一部厚书的文字只是大海激扬翻卷的沙泣——而精华,则藏在文字背后。

 

 

2011/4/13日匆草于沈阳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