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国强博客

荒野犁声

 
 
 

日志

 
 

“鹿王朝”研讨会发言稿  

2014-09-22 07:12:08|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鹿王朝”作品研讨会发言稿

杨艾璐

参加此次研讨会是我作为一个80后年轻学者的荣幸,同时也是我的一次幸运,从数日前结实刘国强老师到今天来到辽宁文学院这块文学的沃土之上,月余时间我已经感受到刘国强老师带来的无数的惊喜,我想这些和我的名字“艾璐”有关,生命的根底中我与“鹿”有着与生俱来的缘分,这种“爱”是我生命的符号印记。(后记4.23)

刚刚接到刘老师的这本新著的时候,我已经被这本书的文化气质所震撼、所折服了,细细品读下来已有手不释卷之感,下面我就谈谈自己阅读《鹿王朝》的一些粗浅的感想、体会。

此次研讨会我发言的标题是《文化土壤与生存镜像:作为一种历史而神奇的文化符码》,此次发言从五个层面展开。


一、文化与土层:地域特质与历史文化的符号记忆

鹿文化:是独具地域特质与“传奇”意义的文化符号。

从鹿王朝到鹿文化,到中国鹿乡,再到灵性物种梅花鹿,最后将视角落实到我们的辽宁·西丰、还有西丰人,一本《鹿王朝》勾勒了鹿文化的全貌,续写了一个时代的传奇,这种传奇表现为两个向度,第一是主人公经历的传奇,第二是鹿这一物种生物特质的传奇;同时全书也从文化、经济、历史、哲学、诗学、性别等不同侧面、不同角度展示了这个“独具地域特质的文化符号”,中国——东北——辽宁——西丰,七项世界之最让我重新认识了西丰,为她骄人的成绩所震撼,并产生了对这个神奇的地方、神奇的王国的向往,可谓“心驰神往”,正如书中所言,这个地方“不俗的质地很优秀、特立独行的气质很抢眼”这一切东对我产生了深深的吸引。

说到这里,不得不迁想到一个关于文化土层的问题,中国文化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在回眸中,历史上的这块黑土地文化的土层较薄,但我以为这种文化的土层建构并没有盖棺定论,她不是静态的已经确定的,而应是一种动态的观照,刘老师的巨著《鹿王朝》恰恰在这一点上起到了重要的建构作用,其将“隐于从山绿野中的‘鹿王朝’”展示与世人面前,让我们感受到这瑰丽神奇的“鹿”文化原来就在我们这里,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这一点体现了文化学者的担当,也是正能量的一个集中的展示。


二、装帧与设计:从王者风范到意境浑融

《鹿王朝》一书的装帧与设计可谓倾注了作者的心血,封面颜色就已经充分展示了“王者风范”,体现了尚黄、尚红的文化品格、文化传统。另外,书名题字、封面插画,皆为作者一人完成,可见作者刘国强老师功利之深厚,主题与画面的完美配合是对《鹿王朝》 的完美诠释,意境浑融之感就此生成、跃于纸上,从视觉文化角度、阐释学角度上来看,可谓臻于完美。


三、综观与遍览:乡土情结与文化的寻根之旅

综观全书,讲述中充斥着强烈的乡土情结,正如何建明老师所说“土,原本最带有乡土气息。……看了《鹿王朝》,就是看到王朝里、真是本色的百姓们。正如原来的土。”人性的本真,生存的原貌在这里得以展示,这是鹿文化的“元”,也是始基。

另外,关于文化寻根的问题我也有一点思考。20世纪80年代,中国当代文学史的研究中曾经有一个这样的关键词,即寻根文学,韩少功、阿城、郑义、郑万隆、李杭育等为代表。其主旨就是寻找文化的根底,《鹿王朝》带来的是一种文化的寻根之旅,P180“些许年前曾经种下的文字至今任然存活”,可以说,这些文化的符码他们已经历经风雨,形成文化的根须,而且牢牢扎进我们文化生命的深处,这一点是不会做时间的消磨中被抹去的,而且会历久弥新。西丰、西风人的文化根须是同“鹿”紧紧联系在一起的,而且是每一个人用双手来创造的;这种超越社会政治层面的对民间生存关注,以及对历史深处的突入和对西丰人集体性格进行文化学和人类学的思考”,是具有时代意义的。


四、深爱与瑰丽:主体情感与语言的独特风貌

从全书的写作来看,能够感受到作品中饱含的创作主体的挚爱深情,对“土地的热爱”、对“故乡的热爱”,“今生今世的最爱”,爱到不离不弃,这种深情跃于纸面、有深藏于文中,彰显了《鹿王朝》独特的情感基调,这是这部作品十分特别的地方,这里所许下的承诺、这里的爱的誓言,是“真”,是真爱、是大爱。

另外,全文的语言风格,我的总体感受是同“鹿”字一样,脱胎于一个“丽”字,真的是太美太美了,一个个充盈着灵性的语汇、一段段清新隽永的话语、一幅幅魅力多彩的画卷……远观、近观,美不胜收,确是一篇美文。

P10压缩饼干,其带来的趣味性分析。


五、历史与现代:文学创作的学理思考与蓬勃发展的鹿文化产业

整部《鹿王朝》具有时代感,也展示了一种独特现代气息。经济文化的展示、“鹿”的产业化的路径探索与发展,这一点对于文化自身的建设也是大有裨益的,所以称之为“鹿的事业”,从很多个项目完成的体会来看,这一点的展示是具有前瞻性意义的,也为地区文化资源的整合提供示范性的建设思考,并为鹿文化的未来发展提供了方向。

关于文学创作的学理思考,我有一点点想法,我觉得这是一个文化史观的问题。《鹿王朝》一书让我感受到了一种学者的霸气,可以说王朝的建构是一个历史回溯的过程,也是一个文化回眸的过程,在这一基点之上,《史记》这部史学巨著跃入到我们的视野之中,在整部作品中多次被引用,能否考虑做引文处理?另外,书名号要加,还有P7也有错漏,一种更高的要求了。但这个只是拙见,仅供参考。

 

作者简介:鲁迅美术学院文传系讲师、辽宁文化创意产业协同中心传媒运营部主任

文学博士、文艺学博士后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