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国强博客

荒野犁声

 
 
 

日志

 
 

盖在玉米地上的印章  

2016-04-10 07:22:4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盖在玉米地上的印章

下午四点多,我去西丰县安民镇乡下亲戚家作客,大姨姐家房后的风景一下吸引了我:远远看去,我眼前有座坐姿的巨人半身塑像,高挺的胸脯是坡上的田野,头颅则是山顶茂密的树林。每座山坡为一个半身巨人,从开阔处逶迤进沟,坡坡相连,多少个巨人呢!

西山坡上大片大片留守了一冬的金黄色玉米茬,壮阔而别致。宛若用工丽楷书写就的一行行撩人的诗句,又似是一部即将出版的名著。独裁了整个冬天的雪衣被春阳一层一层扒去,休眠了数月的野草刚刚苏醒,却没忘了臭美,头一件事就是给草尖描上绿眼影。怀春的田野虽然依旧萎黄,却像待嫁的姑娘怀揣脱兔,恨不能立刻扑进情郎的怀抱! 

我站在最近的“巨人”面前,痴迷地欣赏他(她)辽阔的“衣襟”。垄纹像放大的深黄色大绒布纹,又似微风吹皱的固体波纹。坡与坡、沟与沟牵手处格外生动,高坡的亮光与低凹的黑暗分野争雄,各扬其美,生动极了!隆起或降下的纹路,极似跳跃的五线谱。我分不清它们是一部交响曲,一篇抒情美文,还是一幅工笔画。曲子里有多少能跳舞的音符,抒情文里有多少会呼吸的文字,工笔画里有多少活灵活现的细节,既上不封顶,也下无底线。究竟如何,完全凭欣赏者的修养、内涵和情感。

站在这貌似毫无绿色却内在涌动着“翻花水”般生机的故乡田野,我万般激动,心跳加快,胸荡如潮。这些乍看不起眼的玉米茬子,仔细观察,却美得惊心。它们像早就准备好、随时要迎接贵宾的仪仗队员,着装整齐,精神饱满,站姿威严。整体看,它们整齐划一。细观察,它们则各不相同。斜脸,挺直的金色腰身,伞根裙,同而有别。夕阳斜射过来,个个玉米楂都那样明暗分明,富于个性,富于美感。最亮处明媚,次亮温暖,再次亮柔和。中间调子和暗部,也使出自己的折射和衬托力量,让亮更亮,让暗更暗。一个小玉米茬子就这样丰富多彩,一大片,不,整个视野,漫山遍野都是这样的美,该怎样的惊心动魄?

这些玉米茬子精灵们,像一排排竖起的金耳朵,倾听着苍天的讯息,回馈给大地,让孕育生命的大地母亲释放营养,呼唤万物苏醒,催生万物萌芽,哺乳万物生长。

在平地与山坡地的夹角,有一个大大的皱纹,像个长条形的原始胎记。这是顺山溪咬出的皱纹。我仔细看了,这儿也是玉米地的一部分。只是伏天雨水多,在原本平整的地方,流液们以分散的“根形”队列进攻,水流四下跑、四下钻,遇阻分散,逢顺快行,以柔克刚,紧跟先锋流液,以蚂蚁啃骨头的精神,固执地挑出这道小沟。从破坏角度说,它们将黄绒布撕下一条。野蛮地驱逐了玉米和表土,裸出山肌。雨水少的年景,这儿没被撕坏前,还是玉米们“聚会”的地方。雨水一多,地沉成溪,水流们便鸠占鹊巢。现在,这个大皱纹,一处干涸的小河沟,仍以它“壮年美”留下记号:只有一点点水,水上压着一捆捆玉米杆。像暗喻。像提示。像观众们听不到的幕后台词。无声地注释着彼时人们突然被这小水沟拦住去路,“抓急”时,拿来玉米杆“当桥”的情景。多像一部记载着曾经繁华和茂盛的旧档案?只有翻开落满厚尘的“页码”,才能领略扑面而来的旧时风光。而今“桥”还在,却不见了给一双双脚“出难题”的水流。只有水流留下玉米杆上的“干泥印”,如同少女吻过的印痕。少女走了,印痕为什么还在?是忘了擦,还是舍不得擦呢?

我想像不出曾有多少双脚从这“桥”上走过。却想像出他们,或者她们,这些劳动者的智慧和浪漫,随意就建造了这“桥”。用玉米杆。我还是想不太明白,就像临时从别的单位“借调”了人员,工作干完了,怎么还不还人家?就像自己临时向人家拆借了资金,困难解决了,拆借的缺口却没有及时堵上。这是谁家的玉米杆?谁建了这“桥”?这些建筑材料属于建桥者本人吗?我不知道当时过“桥”的人急着向前走,还是要回来,我却知道他们一个个伤鸟一样栽栽歪歪过桥的情景,一跳,又一跳,再一跳,有惊恐,有喜悦,也有侥幸。可能,还“嘿”一下,或“哎嘿”一声。那些胆小的人,脚踏在哪,还要思考一阵吧?就像射击者要瞄准靶心。我看见“桥”上有低凹的地方,那是脚的印章。多少个印章盖同一个地方,分量一次次叠加,那地方才矮了。矮处,一定带出“印泥”来,有人因此而湿了鞋。但愿只是湿了鞋,而没有湿了心。心一混,太阳可是晒不干的呀。每个人都要到不同的地方去,怀着不同的心事,而在此,却留下了几乎相同的印章。或者说,都要在同一个地方盖章。不分身份高低,没有上下级,也不论主管单位,都是干活的平头百姓,却在一个“文件”上盖这么多印章,这是奇迹。档案史的奇迹,也是人类文化史的奇迹,还是民主普及的奇迹。比这更大的奇迹却是,奇迹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创造了。没有策划,没有组织,也无需顶层设计。在秋收最热闹的时节,小脚章,大脚章,肥章,瘦章,一齐在此聚会。而今章在人去,徒留繁华的印迹。如同一座废弃的城郭,只有如我这样细心的“考古者”,才体会和理解当年的盛况。以还原,以经验,以猜想。人生就是这样,热闹是暂时的,寂寞才是永恒的。越向往热闹越是寂寞。除非将永恒缩短,比如设它为几天、几小时、几分钟,越短越热闹,这才是真实的热闹。说其短暂,决非只因单位内的时间,还有质地。如果想干一件质地高的事,一定是在寂寞中完成。或者说,每件质地非凡的事都必须有寂寞相伴。至少,完成的过程是寂寞的。因此,这寂寞才是高质地的“热闹”。这,才是有建树、有理想的人终身追求的目标。令我深思的是,当今人大多急功近利,只有个别人才耐住性子心身合一地诚实打造远离世俗、居于偏僻一角的“热闹”,那么,云云众生,究竟会有多少高质地的热闹呢?

我感动的是,这些盖在玉米地上的印章质地很高。因为,这儿不适合闲逛,不适合风花雪夜,不适合虚无的浪漫,别在它胸前的职业标牌上只写两个字:劳动。我说不清劳动包涵了哪些,我却说得清,兴奋结在情上,路结在脚上,河结在泉上,人世间所有值得庆贺和纪念的事,都结在劳动上。

大煎饼式的夕阳突然一缩脖,不见了。贪玩的光芒像一群跟脚的孩子,连忙追了过去。当最后一缕光线移步离开,玉米地的颜色陡地染深,仿佛辽阔的大海峰跃谷涌。玉米茬则是怀揣沉重心事、严于律己的鱼漂,不管飞浪多高、跌浪多矮,它们的队形依然整齐。我猜想不出成排成排的鱼漂下有多少种鱼,我却知道,每个鱼漂下都有沉甸甸的希望。这希望一定是金色阳光的化身。因为阳光清楚,自己虽能照射万物,却照不进内心。这枚奖牌,只好拱手相让。

(201644日 日记节选)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