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国强博客

荒野犁声

 
 
 

日志

 
 

浪鲜花  

2018-07-25 14:08:0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浪鲜花

刘国强

我坚信,那么多“浪鲜花”,都是为死去的蛤蜊而盛开。

在沈阳浑河带状公园,看到河边浅水里有那么死去的蛤蜊,我心怀敬意。

不光是我,每一位来到浑河的人,只要你站在高吊的木板人行路上看它们,就相当于向这些蛤蜊低头默哀。如果你附身仔细看,便是深鞠躬。表面看,这是地理位置高矮所致,实际却是上苍的安排。水向低处流,只要你来到浑河岸边,哪怕个头再矮,也一定会这样。

在蛤蜊的世界,河边便是他们的墓地。他们死后不再占儿孙后代的领地,轻轻上浮,成排成排的水波为它们送葬,一路哼唱着我们听不懂的歌谣,将他们送到河边的公众墓地。无论生前你是谁、什么身份,大家都一样。这些蛤蜊大小不一,肤色也有深有浅,姿态各式各样。蛤蜊和水波的关系很纯净,没有契约,不随礼,也不用花劳务费,水波义务为这些无亲无故的异族朋友送别。蛤蜊们把自己的遗体交给水波很开心,生前它们是最贴心贴肺的好朋友。深水里的水波正睡眠,淘气的蛤蜊上下翻游,东钻一下西钻一下,捅耳朵眼,挠胳肢窝,要弄醒水波。醒了的水波咧开嘴笑,吐出一串一串水泡,当鲜花献给蛤蜊。

水波暗流可能借机像人类跳芭蕾舞那样做几个大动作,或者像扭东北大秧歌那样打几个“翻身”,搅混泥底,吐几口烟呛呛蛤蜊,蛤蜊们则像潜水艇一样上漂下浮。蛤蜊的上浮能力很差,浪花的小脚丫在水面使劲踹,也踹不着蛤蜊。

在河边浅水里,我看见那么多蛤蜊的遗体。有的半闭嘴的,有的一分为二彻底打开身体的,有的身首离兮的,甚至还有碎裂的。

我猜测,它们的身份也一定复杂。我分不清哪个是离休的,哪个是退休的,都是什么身份,生前做什么职业,我甚至分不清哪个是男哪个是女。但,我却清楚,它们停止呼吸前,都有同样的心愿,离开它们热爱了一辈子的深水家园,安葬在风景贫疾缺少安全感的浅水区。腾出好地方,让给子孙后代。

它们不看风水,因为,河边浅水区是它们唯一的去处。它们也不事先花重金买好墓地,不建豪华墓穴,没有殉葬物品,更也没有殉葬佳丽。大家都平等,赤条要地来,赤条条地去。

在蛤蜊世界,深水家园才是寸土寸金之地,或许地皮也炒得过热,每平方寸都能增值保值。那里一定天蓝、水清、食物富足、环境格外优美,但,它们像退回借用的东西那样,毫不犹豫地将资产拱手交给下一代。这是它们活着时候做的顶层设计,现在,它们在兑现承诺。

我被各式姿态的蛤蜊所震撼,有的将上下合闭的身体打开,将肉身完全暴露出来;有的半咧嘴儿,吐出淡粉色的嫩肉;有的硬壳沉在水底,却将粉嫩粉嫩的鲜肉升上来,让降落伞花开在水面,长长的肉线系在水底的硬壳上……

这该是它们的墓碑吧?它们用不同的文字,写下最后的遗嘱,做最后的抒情。而我看到的肢体语言,则是它们不同的字体。有的像正楷,有的像隶书,有的像行书,而像降落伞花开在水面的,一定是狂草。

这是它们的收官之作。咽气前,使尽最后的力气,将肉身捧出来,给鱼儿虾儿,给鸟儿,给植物们。以善良,以再利用的方法,它们加快速消灭自己。鱼儿虾儿草儿们一定非常感恩,将它们的灵魂揣在怀里,宝贝一样珍藏起来。

我正专注沉思,水波哗哗翻涌,排着长队的送行队伍近了,又有几只蛤蜊遗体随浪而来。

突然,水面上“哗啦”一声响,在离岸不远的地方,一条巴掌宽的鱼推开水窗高高跃起,举捧一束“浪鲜花”来!我正惊异报恩的鱼儿们送来深情大礼,“哗啦”、“哗啦”声此伏彼起,无数的浪鲜花举起来,这里一束,那里一束,连片的浪鲜花在河面密集绽放……

 

          摘自201877日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